平板电子书网
繁体版

第14章:赢了!惊艳全场

云中鹤上前,按照一二三四的顺序,将桌子上的四杯毒药全部一饮而尽。

几秒钟后,七孔流血。

卒!

享年十九岁。

这条路走不通啊?

九号精神病量子,你原来是这样预测未来的啊?

就是在脑子里面一遍又一遍的推算和模拟。

难怪你只有第一年和最后一年预测对了,这么多变量,需要模拟出多少个场景啊?

你脑子没有炸,就算是奇迹了。

他争取道的仅仅只有一炷香时间,刚才他闭上眼睛,猛地在一哆嗦,一阵寒颤。

曾经惊艳绝伦的九号精神病人量子上身了。

然后,他在脑子里面开始模拟。

真的好逼真啊,真的就如同最先进的战术模拟电脑一样。

…………

进行第二遍模拟。

按照一二四三的顺序,将桌子上的四杯毒药全部一饮而尽。

卒!

第三遍模拟,按照一三二四的顺序,将桌子上的四杯毒药一饮而尽。

卒!

第四遍模拟。

卒!

第五遍模拟。

卒!

真是日了狗了。

够了啊!

他仅仅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啊。

很快,那一炷香要烧完了。

……

今天云中鹤一直想要用读心术去侦测许安亭的想法,但都是失败的,因为此人的意志力非常强,没有任何眼神,表情泄露,更不会去默念什么。

但是,当蝮蛇抢到那杯唯一无毒的药时,云中鹤确定已经输了,这个之后许安亭内心终于出现了情绪波动,他当时默念了一句:全部喝下去。

终于读到他的第一条想法了。

于是云中鹤判断,剩下这四瓶全部是毒药,但是全部混合在一起就变成了无毒,因为毒性相克。

但他没有莽撞直接冲过去喝下,而是请九号精神病患者量子进行战术模拟,将四瓶毒药按照不同顺序喝下去。

专业的事情,还是交给专业的精神病去办。

于是,他的脑海之内出现了上面的那一幕。

结果显然有些不妙啊。

一炷香时间到了,而云中鹤在量子的精神世界内只进行了二十三次战术模拟。

结果都是一样的,全部七孔流血而死。

1234的顺序,总共有24中排列组合,现在已经试完23个了,还剩下最后一个,4312。

排除23个错误答案,剩下那一个应该就是正确的了。

但是鬼知道啊,谁敢确定啊?

谁敢确定许安亭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啊?他又没有说明白四杯药一起喝下去就能无毒。

再有九号精神病人量子,他十六年的预测生涯中,只对过三四次而已。

所以,这完全是赌命啊。

许安亭到:“云中鹤先生,时间已经到了。”

云中鹤睁开双眼,走上前去,按照4312的顺序,将桌子上四杯毒药混合在一起。

顿时,在场几人的脸色完全都变了。

云中鹤端着杯子,里面是剧毒,但在他手中硬是端出了82年拉菲的架势。(为啥不是康帝)

他轻轻地摇荡杯子,轻轻闻了一口。

呕!

“此情此景,我要赋诗一首。”云中鹤两根手指抓着酒杯,小指头微微翘起,一副仙风道骨的架势,让人不由得非常期待,他会做出何等经典之诗。

连许安蜓小姐姐,还有蝮蛇都竖起了耳朵,等待云中鹤的诗句。

云中鹤酝酿情绪,然后一首绝世好诗喷薄而出。

一人我饮酒醉

醉把佳人成双对

两眼是独相随

我只求他日能双归

娇女我轻扶琴

燕嬉我紫竹林

我痴情红颜

我心甘情愿

我千里把君寻

……

顿时,在场几人听得头皮发麻,真的是被雷击得外焦里嫩。

云中鹤的说唱诗戛然而止,端着杯子,望着里面的毒药,朝着蝮蛇道:“我赌命!我干杯,你们随意!”

然后,云中鹤一饮而尽。

全场死一般的寂静,所有人都望着云中鹤。

四杯剧毒混合在一起,喝下去只怕瞬间暴毙吧,这云中鹤真的是个疯子啊。

而云中鹤喝完之后,整个身体仿佛被定身了一般,一动不动。

…………

足足好一会儿,整整两分钟时间过去了。

云中鹤开口到:“许栈长,再来一杯。”

果然没事,四杯毒药按照4312的顺序混合在一起之后,果然是毒性相克,最后变成了无毒。

云中鹤赌赢了。

全场依旧静寂。

云中鹤道:“许安亭,蝮蛇,这一场比试,我赢了,不是吗?”

按照规则来说,第三局也应该是平手,因为两个人都喝了没有毒的药,都没有死。

但是谁也都知道,云中鹤赢了。

直接挑中那一杯无毒之药或许很难,但是把四杯毒药混合在一起,变成无毒更难。

这需要的是勇气,智慧,沉着,冷静。

许安亭此时还非常震撼,真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。

这第三局比试,是他一辈子研究毒药的杰作。表面上看只有一杯无毒,看上去已经是死局,但却又隐藏着一条活局,置于死地而后生。

但是他内心真的不敢抱有什么希望的,因为太难了。

鬼知道四杯毒药全部喝下去就变成无毒。

鬼都不知道,四杯药按照顺序喝下去的,错一点点都不行,都会变成剧毒。

总共二十四个排列组合,只有一种是正确的。

而云中鹤恰恰就找对了那条隐藏在死路中的活路。

他不赢,谁赢?

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
除了那首诗之外,云中鹤还真是让人惊艳啊。

……

许安亭朝着蝮蛇望去道:“先生,您的级别比我高出很多,您又是我的偶像。所以眼下这个局面应该怎么判定?到底是谁赢了,请您做主。”

按照人心来说,是云中鹤赢了。

但是按照规则来说是平局,甚至是蝮蛇赢了,因为他第一时间挑中了无毒之药。

所有人都望着蝮蛇,等待着他的决定。

蝮蛇仿佛一个木偶一般,一动不动,对许安亭的问话毫无反应。

许安亭再一次问道:“蝮蛇先生,您觉得应该定为谁输谁赢?”

蝮蛇睁开眼睛,长长呼了一口气,目光望向了云中鹤,说了一句话:“诗不错。”

瞧瞧,人家就是有水平,只有他一人看出我云中鹤的诗不错。

又一曲肝肠断,天涯何处觅知音。

不过蝮蛇先生您反应有点慢啊。

许安亭道:“蝮蛇先生,那您觉得是谁赢了?”

蝮蛇依旧没有说话,而是拱手道:“告辞。”

然后,他直接朝外面走去,意思不言而喻,他说云中鹤赢了。

但走到门口,他又停了下来,朝着云中鹤拱手道:“久仰久仰。”

云中鹤回礼:“幸会幸会。”

蝮蛇:“幸会幸会。”

云中鹤:“久仰久仰。”

然后,蝮蛇真的走了。

他还有话没有说出来,他回去之后会为云中鹤说话,为风行灭说话,请无主司全面配合云中鹤的卧底行动。

从头到尾,云中鹤都没有瞧清楚蝮蛇长得什么样子,但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妙人。

一直到蝮蛇的背影不见了之后,云中鹤道:“这是一个高手。”

许安亭点头同意,道:“唉,不能和蝮蛇先生搭档工作,真是终身遗憾。”

顿时云中鹤皱起眉头朝着许安亭望去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。

“许栈长,你这有些朝三暮四,水性杨花啊。”

许安亭望向了云中鹤,头皮一阵阵发麻。

有一种人,当他有危险的时候,你会忍不住竭尽全力帮他救他。而当他平安无事的时候,你就会想要将他弄死。

云中鹤就是这种人。

而从今以后,他许安亭就要和云中鹤一起搭档进行裂风城任务了。

不知道为何,许安亭有一股冲动,赶紧冲出去拦住蝮蛇先生。

但是眼下,生米已成熟饭了。

许安亭道:“云中鹤先生,欢迎你加入我们,从今以后就由你来执行裂风城任务,我们所有人将全面配合你。时间宝贵,我们这就开始。”

云中鹤一愕道,现在就开始任务?这么急迫?

不给我接风洗尘?不搞一次团建?

地点我都想好了,对面的春眠楼就挺好的,那些小姐姐多么平易近人啊。

…………

注:好难过,今天的推荐票比昨天少,各位恩公出手啊。